Eileen.W

啊呜的绘图本: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为这部国产点七十二个赞!值得二三刷!求出导演版蓝光高清!

思覺失調:

没错,第二张又是R18图!

“呐呐鲁鲁修~再来一次好不好~?”“不要问我!笨蛋朱雀!(羞)”

注意背后!

差不多要开始考虑画些正直的东西了……

Liosee 负尔:

#AF02场照# 大雾天气在高速上整整堵了三个多小时 这绝逼是真爱

阿竹·LoFoTo:

东京,银座。世界三大繁华中心之一。到达银座的当天正好是周日,周边禁止机动车辆入内,这里变成了人潮涌动的“步行者天国”。

一碗拍照的面:

不跑焦我们还是朋友


南小鸟:五花

园田海未:海鲜


每10张就有8张跑焦。

ポーカーフェイス:

アウターサイエンス

黒コノハ

photo thx


我2月13号呕血p了这一张……

然后没什么然后了……

小伙伴在拖片半个月了……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不想生套图啊啊啊                     只想把自己丢去回炉重造啊啊啊||||||||||||||        

♥レロレロレロ:

弁天到家^q^有点角度限定,但只要找个顺眼角度随意拍拍都美如画

顺便小尾巴毛真的非常锋利,手都被划了几个口子(所谓血祭

BUNNYTUAN:

2014 COSPLAT Collection

cos部分總結輕輕鬆鬆解決!

我想多粗粗考死皮的;;但是至少來個攝影我們多走動走動呀;;

下半年幾乎沒有產出實在傷心的有點。。。。看可憐的三季度。產量:1

而且還是一起出去旅遊的時候互相按了几張,有多心酸。


但是不管不管如何。從年頭總結到年尾。再次看到大家一張張面孔。

現場感浮現眼前。和大家一起每一場的攝都太不容易太開心了。

又是相當相當複雜的一年。一年的內容分成幾年來過也足夠了。

無論是認識了多久的朋友。

感謝大家今年的關照。

明年也請多多關照!



【钻A】【克里泽】克里斯的烦恼(HB to 克里斯前辈XD!)

—Horizon—:

原作:《钻石王牌》


CP向:克里泽(克里斯x泽村荣纯)


赶出来的短小篇,粗糙,语死早。细节都是胡诌,不可考。我也是蛮拼的……


14.10.01克里斯前辈生贺,前辈Happy brithday!和小天使一定要幸福下去噢!XD


 


 


著名的职业棒球选手泷川·克里斯·优先生,此时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心情之中。


具体还要从今天傍晚开始说起。


 


“明天就是那个了吧,那个。”


“什么……噢,是的是的!”


“奇怪,这次貌似没什么动静嘛……”


结束一天的训练后,克里斯在休息室整理物品时,因为背后一系列细碎的交谈声而叹了口气。


“长岛。”克里斯关上柜子的门回头道。


“啊是!”细碎的交谈声被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掩盖了,在那一群人之中的小个子男人回答道,“怎么了克里斯前辈?”


“……你们啊,”克里斯有点无奈,“这里没这样的规矩,没必要叫我前辈。”


长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哎呀一不小心就……”


“不说这个了。”克里斯将笔记本放进背包,拿起了护具袋,“今天你的问题我刚刚说了很多次了,不要因为刚刚比完赛就松懈。”


“他不是松懈,是有点在意吧哈哈哈……”队里最大个的左外野手叫道,队友们都哄笑起来,“因为今天汪酱什么情况都没有啊!”


“是啊,汪酱不在好寂寞啊……”


“克里斯,汪酱这几天什么表示都没有噢~你是不是要失宠了啊~”神出鬼没的队长从背后搭住了克里斯的肩膀。


有些不太自在地重新整了整肩带,克里斯低声说:“荣纯……你们也不要太宠他了,今年能不能进一军还是未知数。”


“啧啧,这么严厉会不受欢迎的噢~”队长大咧咧地松开了克里斯,走向队友们。“好好和汪酱享受明天吧!提前祝你生日快乐!”说着耍帅一般地向后比了个“耶”的手势。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前辈!”


“克里斯,生日快乐。”


克里斯微微笑了起来:“谢谢你们。”


 


一军的队员们之所以这么起哄,是因为荣纯在前两年的克里斯生日时都和队员们精心准备了热闹的生日趴。其实不仅仅局限于在这个队伍的两年,在更久的以前,三年、五年、十年前,在他们相识的十年间,没有一次克里斯的生日荣纯错过的。他就像有着永远用不完的活力和干劲,发誓每年都要给克里斯最棒的庆生。


当然克里斯对于生日这个事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他本身就是个体格和思想都极为早熟的人,认真、踏实、有才能、有头脑,是天生的捕手。不过每当他看到荣纯盯着他的那双充满热切和期待的金色眼瞳时,他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队员们给荣纯的爱称“汪酱”,仔细一想,确实很有道理。这双让人欲罢不能的眼睛,在荣纯高中一年级明白关于克里斯的真相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变过。


啊,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变过。荣纯毕业离开青道后第二年的这天凌晨,克里斯看着突然出现在公寓门口笑着对他说生日快乐的荣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兽和脑内理智的呐喊吻向了这双让他无时无刻不在念想的眼睛。真是个小恶魔,那时的克里斯心想,还是有着天使眼睛和笑容的小恶魔。


从那个时候起,这双眼睛里毫无顾忌地表现出的不再仅仅是敬仰和依赖,还有让人有些不忍直视的甜甜的恋爱中的影子。


 


“……”看着时钟的指针走到了半夜十一点五十分,克里斯心里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忧。


今天训练的时候就没有怎么看到荣纯。本来一军二军的训练地点有区别,要是有心,一天不碰面也是可行的。克里斯知道荣纯今天可能会有一些秘密准备,所以几乎一天没联络也没有怎么在意。但是还有十分钟就零点了,到现在还没动静实在是有点让人担心。


在克里斯犹豫着是不是要打电话确认一下的时候,手机大声地响了起来。铃声是荣纯自己设置的专属铃声,最近很火热的一部热血少年动画的主题曲。


“喂?”克里斯连忙接了起来。


“喂喂,前辈前辈前辈——”荣纯的声音从听筒里响亮地传来还带着回声,“听见了吗?”


“……听见了。”克里斯揉了揉眉头。看来之前是白担心了。


“嘿嘿,呼——”听起来荣纯深吸了一口气,声音还是有点小紧绷,“我在楼下的小公园等你噢!快下来吧!”


克里斯挑了挑眉,拿了钥匙从沙发上起身:“知道了,马上就来。”


 


公寓附近的小公园和日常见到的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因为附近是高级住宅区的关系,公园里有一小块沙丘地,晚上也有适宜的灯光,适合练习跳远和进行一些小型球类运动。而克里斯和荣纯自从在这边住下后,时不时会在饭后散步时来这里投接球放松。附近住宅区住户少环境好又很安静,晚上在这里投接球,也很少会有人经过。


克里斯在向小公园走去的时候,总是思考着棒球和各种战略的缜密大脑,似乎有点抑制不住地开始往粉红的那方面钻进去了。荣纯他……这次会做什么呢。


刚开始交往的那两年,总是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PLAY。按照荣纯“啊哈哈前辈究竟喜欢什么样呢我什么都可以做的哦”那副痴汉(。)样,总是在蠢蠢地想着怎么才能一直保持住克里斯对他的新鲜感。而克里斯虽然一直在规劝着他不要想那么多,但其实对他这些有点呆又有点可爱的地方特别把持不住——简单来说,就是吃这套吧。


“咳咳。”克里斯抑制住脑内的联想,捋了捋头发踏进了小公园——再怎么说,想象都没有本体来得实在。


 


“优!”出乎意料的是,荣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身干净的运动服让他看起来还像多年前的少年时期一样充满朝气,金色的眼睛在路灯下依旧闪亮,嘴角的笑容从克里斯踏入小花园后一直没有停过。


“啊,”克里斯也微笑起来,“我来了。”


荣纯把手里的捕手手套拿出来晃了晃:“来接我的球吧!”克里斯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放在家中储物间的备用手套和护具都拿了出来,这些还是在青道的时候用过的。


“……好。”克里斯没有再说别的,任由荣纯帮他戴上护具。


在他们自己划线的本垒处蹲下,克里斯看着他的荣纯戴上手套走上那个不怎么标准的投手丘,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球,深吸一口气,随即用他特有的投球姿势将球“嘭”地一声投进了捕手手套里。


“好球。”克里斯将球扔回,“球威似乎又有所增长了。最近在二军训练得不错?”


荣纯闻言傻笑着抓抓头:“嘿嘿,感觉最近状态挺好的。”


“加油保持住,”克里斯继续蹲下,“没过多久就是资格赛了。”


“是!我知道!”荣纯重新调整好姿势,眼神在投向手套的一瞬间越发犀利起来。


“嘭!”


“……好球。”又把球扔回去的时候,克里斯有些隐隐不同的预感。如果没预计错的话,再过一小会,就要午夜零点了。


“呼——”接到球的荣纯没有马上进入投球姿势,而是抬头深深呼出口气。轻抚了一遍有些陈旧的手套,将手里的球塞回口袋,换了另一个球。


“克里斯前辈……”荣纯转头笑道,“我们已经认识多久了?”


来了。


“十年了,泽村。”克里斯慢慢垂下了右手。


“十年了啊……真的好久了。”荣纯低头用脚蹭了蹭沙丘,随即又抬头笑着问,“那么——优,我们交往了多久了?”


“六年,荣纯。”克里斯温柔地注视着他。


“六年啊……嘿嘿。”荣纯好像有点窃喜的样子,用手套遮住了嘴,只能看到他笑得眯起来的双眼。


看着他得意的小样子,克里斯也忍不住笑了。


“优!”


“嗯?”


“从以前开始,我好像就一直在对你说这句话呢。”荣纯看了一眼手表,做了几个伸展身体的动作,重新摆好了投球的姿势。“抱歉,今天又要说了。”说着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生日快乐!还有——请你,接我的球!”


“……来吧。”克里斯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伸出手套,“不管是什么球,我都会接住的。”


“嘭!”


“…………?”


 


让我们把话题回到开端。


著名的职业棒球选手泷川·克里斯·优先生,此时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心情之中。


说微妙其实也不是很恰当。如果必须要具体说明的话,大概是处于高兴和无奈之间的一种情感吧。


因为泷川·克里斯·优先生,在他的二十七岁生日时,收到了他相识十年的徒弟兼爱人——泽村荣纯先生向他投来的求婚戒指一枚(包装在类似扭蛋的球形塑料盒里),从此陷入了被泽村荣纯先生一直吵着闹着“和我结婚吧!”的甜蜜的烦恼中。


一方面内心非常同意爱人的想法,一方面觉得被后辈求婚了有些无奈。虽然很想立即行动,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泷川·克里斯·优先生,还有泽村荣纯先生,路,还很长啊。


 


 


 


 曦曜


2014.09.30